洛克蟹

不要贪杯哦

相逢如纸薄/GGAD/译通信集有感

我落泪了

无荒:

想看我的翻译的可以点这里


-------------------------------------------------------


读哈利·波特多年,其实没有正经萌过什么CP,无论是官配还是一些完全OOC的邪教,我都没有太过沉迷,自己写了很多年的同人文,也没有真的对哪一对忠贞不渝,唯独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这一对。在微博上被人安利了《通信集》,配合着Young and Beautiful的BGM在深夜看到痛哭失声,出于想安利给身边的小伙伴的目的而毅然执笔自己译了一份,由此,原文来来回回读了不下五六遍,每每读到最后通知邓布利多亡故的退件,都恨不得掩卷大哭一场。


       


即使撇开哈利·波特的背景,《通信集》也是一篇完成度非常高的小说,作者文笔精湛,使我在翻译过程中常常觉得自己的水平捉襟见肘。整篇小说的安排非常巧妙,我一向觉得书信体的小说最难的部分是作者要把自己分裂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而在《通信集》中,读者可以看到两个性格非常鲜明饱满的人物形象。格林德沃的信总是充满了诗意的抒情,他浪漫,充满激情,无论是对自己的困境的感怀还是对于过去的追索都辞切动人。他的信中可以完整地看到从刚进纽蒙迦德的雄心未死,到后来的心灰意冷,直到最后的歇斯底里的转变过程。同时,邓布利多也从一个得体从容,偶尔还能自嘲的人,变成了一个倦怠、痛悔,被过去的阴影纠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无望的老者。两人年少相遇,先花了近五十年逃避与对峙,然后又花了五十年在遥遥相望中互相伤害、猜忌、试探——一个世纪转瞬而过,即便是如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这样不世出的天才巫师,也逃不过时间的诅咒。当他们一心想要征服的死亡终于分别敲响了霍格沃茨和纽蒙迦德的大门时,两人手里能够抓住的,依然只有一个世界前的那个短暂的夏天。


       


回忆比相聚更长,误解比理解更深。


       


《通信集》中两人最多指控对方的,都是“抛弃”。邓布利多认为格林德沃间接害死了阿丽安娜,然后抛弃他,离开了英国,而格林德沃为自己的辩护是,他并没有杀死阿丽安娜,他的逃离纯粹是出于恐惧。另一方面,格林德沃认为邓布利多背叛了他们伟大的事业,让他独自一人踏上了追寻圣器的道路。邓布利多的态度更为强硬,“我必须阻止你继续伤害这个世界,我必须去做我要做的事并且不会因此道歉。”这个矛盾是两人百年难解的心结。直到两人都垂垂老矣,没有力气再追究往日到底是谁抛弃了谁的时候,才满怀酸楚地向彼此承认,“你是一个比我更好的人。我以为你可以拯救我。”


       


除了在魔法天赋上的不相上下,两人到底是否曾经是知己?格林德沃在信中宣称,“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又是否真的如此?我曾经觉得两个人在观念上的根本差别是决裂的原因。格林德沃崇拜强权,视人命为草芥,而邓布利多满怀悲悯,盛名之下从未膨胀。但细细追究,格林德沃晚年在纽蒙迦德流露出了深深追悔,他是否真的泯灭了人性?在《通信集》中,邓布利多曾经提到格林德沃初见他身为哑炮的妹妹时所表现出的善意和体贴。而邓布利多更是在原著中就坦白,“我无法抗拒权力的诱惑,我想最好还是不要把权力放到我手中。”哪怕是在背弃了格林德沃的道路多年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向詹姆借了家传隐形衣来研究。在我看来,两个人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他们共享了善和恶。除了格林德沃,又有谁能够明白少年邓布利多心中的雄心?又有谁能够真正欣赏他的天纵英才?就像格林德沃在信中所说,“在我的光辉岁月里,我们曾一起翻山越岭地去征服这个世界。”他们就像相约一起去屠龙的两个少年,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两人分道扬镳。从此高山断流,知音不在。格林德沃走上歧途,他输掉决斗希望邓布利多还能拯救他的灵魂,却被终身囚禁于自己的牢笼。他不肯低下骄傲的头颅,指责邓布利多装腔作势,虚伪清高,却无法明白邓布利多心中坚持的真理和悲悯。相爱的人再也无法相知,这不得不说是一场人生的悲剧。


       


他们因此而不能相爱。邓布利多在信中说,他为伏地魔准备好的下场是永恒的凤凰之火,他恨透了伏地魔。但是对于格林德沃,他甚至从未希望过厄运降临于他。“我希望你吃饱穿暖,安度余生。”哪怕这余生是格林德沃失去了自由,力量,尊严,源源不尽地给他寄满是刀剑的刻薄信件,他也希望格林德沃是活着的,不要为他做过的坏事付出太多的代价。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只能说一句,我不恨你。甚至还要否定年少时说过的表白。以至于最后格林德沃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过自己。


       


到故事的最后,他们都已经太老,太老了。就像格林德沃说的那样,他们应该属于一百年前的那个小河边,那时他们的天赋还没有被责任所拖累,他们的美丽还没有被岁月侵蚀。那时他们自由的相爱。而一百年后,只剩下孩子们手中一张张的巧克力蛙卡片,他们自己,都已经被岁月淹没,被遗忘成了传说,只有邓布利多办公室里的梅林奖章,永远纪念着他们彻底失去彼此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 ( 179 )

© 洛克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