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蟹

不要贪杯哦

【盖唯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存个档

Parousia:

感谢作者太太,看完哭得很大声


名字是个谜:



跟真人没有关系,同名同姓都是个意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1)




     马思唯和周延是乐队里的成员。周延是主唱+填词手,马思唯是贝斯手和制作人。




    周延和马思唯虽然在音乐风格上面相驰甚远,但是合作起来却意外的相融。马思唯的编曲轻松灵动,采样稀疏平常,但是改编的却让人耳目一新。周延的填词来自于生活,但是却提炼了语言,赋予了意境。两个人的合作居然有种琴瑟和鸣的感觉。




    然而,平日里贝斯手和主唱关系极差,只要一起出现就仿佛会有电光火石出现。就算坐在一个房间里,也总是分开坐在两头。




    虽然周延这个主唱脾气爆心眼小素质低,但是大部分时间挑起争执的居然是贝斯手,马思唯。马思唯动不动就对周延冷嘲热讽,说什么周延主唱年纪大是个老东西,脾气暴躁像得了精神分裂,爱说粗口爱给自己艹没文化人设,与些下三滥的人交往,私生活还混乱。




    其他队友听到都说“算了算了,马思唯你就少说几句吧,主唱唱的好不就行了吗?大家都是一个乐队的,你们老这样争锋相对不好看。”




    但是马思唯就偏不。马思唯有事没事就骂周延,要是周延不骂回来,马思唯还会在旁边挑衅,“你冷格了嘛?”周延气的直瞪眼。




    有一次乐队在工作室练习,平常大清早就来训练的周延居然到了中午才姗姗来迟。所有人心照不宣看出来周延宿醉了一夜,身上的衣服和昨天一模一样,脸上也一副宿醉之后的疲倦。大家都燃起八卦之心,但又不好直问,调琴弦的间隙时不时的往周延那望。周延把吉他放下,去饮水机倒了杯水,刚坐下来就听到周延的口袋里响起了一堆狂轰乱炸的短信提醒声。周延只好在众目睽睽下打开,结果赫然一串来信提醒上都写着马思唯。周延莫名其妙看向马思唯问,“你啥子意思?”结果另一头马思唯握着手机冷冷的说,“你瓜又不是我瓜。”




    这样比比皆是莫名其妙的吵架原因比比皆是,每天都在上演。




    后来战争愈演愈烈,马思唯为了骂周延而专门创作了一首歌,不仅如此还当着周延的面唱了好几次,周延气的逢人就说说总有一天要打死马思唯。不过据某位乐队成员回忆,有一次他上完厕所出来洗手,听到隔间里隐约传来了马思唯写的骂周延的歌,到了高潮部分有人还跟着唱了两句,结果过了会从隔间里走出来的赫然竟是周延!后来有好事者听说了这件事情,还专门跑去问周延对那首歌的看法,周延瞬间就摆出一副他惯用的日天日地的样子说一堆马思唯的坏话,末了还会对着空气呸呸几下做出一副厌恶的样子说声音真j8娘。




    乐队成员不仅搞不懂周延,他们也搞不懂马思唯。据另一位乐队成员回忆,有一次他在走廊上碰巧听到马思唯在打电话。电话那头很明显是周延的声音,电话里周延对马思唯吼,“马思唯你个哈卖批老子跟谁交朋友你都要管!”吼完电话就挂了。其他人知道后,还专门分析了半天也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马思唯要管周延跟谁交朋友。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要不就是天才的世界,旁人无法理解。要不就是,他俩有病。




    后来大家干脆默认他俩有病。




    就在所有人都开始习以为常这两人的争锋相对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一天晚上他们在酒吧演出,所有人都特别卖力。周延喊的声嘶力竭,吉他手贝斯摇的快把乐器都砸地板上了。酒吧老板特别满意演出效果,高兴的要命,说要请他们免费喝酒,喝个够。获得了肯定大家也都乐坏了,也顾不得什么,抱着酒瓶子就吹。周延和马思唯的酒量小,最先醉了,两个人头碰头倒在一起不醒人事。平常大家看到这样稀罕的场面肯定都笑疯了,但是那天大家都醉的不浅,也就各玩各也没人去管他们。不过还是有人趁着酒劲壮胆给马思唯周延抓拍了几张照片,准备等他们清醒后拿给他们看,看他们的反应。后半夜大家都没了记忆,疯了一晚上眼睛再睁开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大家踢着满地的酒瓶子,扶着额头头痛欲裂的爬起来,环顾四周,才发现马思唯和周延不见了。




    




    没人知道他们去哪了,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至今都是一个迷。他们只知道那一天之后周延和马思唯的关系就奇妙的变好了。马思唯新编了曲会第一时间拿给周延看,周延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会时不时回头看向贝斯的位置。跟他们现在的粘糊劲比起来,那天晚上拍到的“亲密”照根本不够看。




    虽然他们之间还是会吵架,但是有些细节会微妙的发生些改变。比如说马思唯的讽刺没有再向以前那么一针见血了,而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抱怨话。周延也不再说自己要打马思唯了,他经常向别人夸赞马思唯是个天才。




    如果仅仅就是这些,队友们也都乐意看到。毕竟谁不愿意自己的乐队变得更加和谐啊?可是接下来,事情就变的很诡异了。




    有一次他们发现马思唯和周延带了一样的耳环,而且细心的人还发现两只耳环刚好是一对。




    有一次他们看到周延带着大写字母M的项链而马思唯带着大写字母G的项链出入成对。




    周延说话的时候马思唯会在旁边看着周延笑




    经常前脚周延刚进工作室,马思唯后脚就出现了




    这些线索快要把他们的八卦心逼疯了。两个人并不避嫌,但却也都是一副“老子懒得解释”的样子。其他围观群众也只好胆颤兢兢的退下,然后暗地里被脑海中各种想象辣到狂洗自己的脑壳。




(2)




    周延和马思唯同居了。




    马思唯知道自己和周延不合适。他们的性格就像水火一样不相容,马思唯就算是同居也喜欢留有独立的空间,而周延就像是一个粘人精。周延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响起,而且内容可能就是一句我想你,但是周延会变着花样用50种不带重样的方式和比喻来告诉你他到底有多想你。而马思唯的反应则往往是,哦,so what? 你现在想我你就能见到我了吗?




    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让他们两个经常吵架。每次吵完架之后就会陷入冷战,而周延总是耐不住寂寞来找他讲和的那一方。这一点马思唯吃的周延死死的,因为他知道周延受不了寂寞。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是冬天,他们经常会偷偷在无人的小巷子里接吻。办证的小广告在他们两个人的头顶,后背靠着就是老旧的院墙,院墙上的黑猫眯着眼睡懒觉,废旧的自行车,破烂的花盆,远处含糊的吆喝和两人交换的唾液声。每次周延接完吻脸臊的通红,马思唯看到就喜欢把手伸到周延的羽绒服里面逗他。周延被冰到一个机灵,嘴上直骂,却一点也不缩,就让他塞在里面取暖。




    马思唯体质虚,到了冬天脚冻的冰凉。周延像个火炉,不管什么时候身上都暖洋洋的。晚上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马思唯脚总往周延怀里塞,周延就紧捂在怀里,瞬间就暖哄哄的,比暖炉都还好使。马思唯知道周延爱他,周延心里单纯的很,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掏心掏肺的对他好。




    周延一直想去一次故宫,他说他老是在电视中看到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妈妈去过北京,小时候给他讲了很多北京的故事,从那时起他就向往去故宫一次,去看看古代皇帝住的地方,去看看坤宁宫,交泰殿,御花园。这些会给他灵感。马思唯答应配周延去,可是那几天事情总是特别多,旅游的事情被一推再推,但是他们都觉得以后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会去的。




    他们都认为他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3)




    乐队在周延和马思唯的带领下,事业一步步走向正轨。马思唯把他们乐队的新歌都传到网上弄了个豆瓣小站,吸引了不少粉丝。周延每一场演出就唱的全心全意,吸了不少现场粉。渐渐的,他们的乐队可以在酒吧外面的一些livehouse开演出,虽然来的人不算多只有500人左右,但是在当地已经小有了名气。一切都在慢慢的越变越好。那几年,大家都夸他们是天作之合,确信在周延和马思唯的带领下,乐队离梦想中的舞台也不在那么遥远。




    可是谁也想不到,周延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了。一开始谁也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大家都知道周延和马思唯从认识的那一天起就在开始吵架,可是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有一天居然吵着吵着居然真的分开了。




    最开始的一个星期周延没来工作室,其他成员想问马思唯,马思唯说不知道,但是也不许他们打电话问周延。他们的经纪人给乐队找到了一个新的歌手临时替补周延的位置。




   本来是很小的一件事,小到马思唯都忘了具体是因为什么而起,只知道他们大吵了一架,周延夺门而去。中途周延有回来找他说话,可是他没开门,等他想起来再开门的时候走廊上空空荡荡的,只剩下几个烟头。




    马思唯有周延的电话。只要他想打,他其实随时可以拨通周延的电话,对他说几句好话,然后喊他回来。可是微妙的自尊心让马思唯低不下这个头。一直以来,站在道歉那个位置的都是周延,他还没对谁低过头。而他以为周延过一段时间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




    马思唯家里的餐具枕头都和以前一样是一对。后来一个月过去了,树叶落了又长出新芽轮回了好几次,周延却也再没了消息。而马思唯手机里存下的周延手机号也已经变成了空号。




    有一次马思唯想清理周延的东西,结果却发现周延什么都没给自己留下。他们俩甚至没有一张合照。勉强算是合照的一张照片,是那天他们在酒吧里喝醉了,被其他人拍到的。照片里马思唯喝醉的脸红通通的,一只手撑着头,眼睛虚眯着盯着周延笑,而因为拍照人站的角度的原因,周延入镜的只有圆滚滚的一个后脑勺。马思唯想起那天晚上,周延醉的话都说不清楚,却还是抓着他的手对他说他有多喜欢自己做的歌,那天的周延让他觉得可以记一辈子。




    马思唯盯着照片里出镜的唯一一个后脑勺像是要烧出一个窟窿。




    (4)




    周延走了。




    马思唯什么都没说。就好像他从来没有认识过周延这个人。新的乐队主唱代替了周延的位置,虽然他唱的无法跟周延比,但是至少乐队是完整的。一些粉丝看到主唱换了失望脱了粉,但是也有一些继续留了下来。其他的乐队成员都在想,还好我们还有马思唯。




    




  (5)




    几年过去了,曾经的乐队成员,有的人结婚生了孩子被家里人勒令退了团,有的发现自己这一辈子的梦想都是镜花水月心灰意冷退了团回去继承了家里的店,有的兄弟反目成仇去了别的乐队,当然也有不少后来加入的新面孔。




    他们早就不是当初一起追逐梦想的那些人。唯一不变的是马思唯还是乐队毋容置疑的王牌,而他们也从当年的默默无闻变成了当地最有名的乐队。甚至他们还会受到来自周边城市的演出邀请。有一年他们一口气接着去了重庆、广州、深圳,最牛逼的一次去了北京,还游玩了故宫。




   那一次,马思唯终于去了心心念念的故宫。那天的天气不好,天上下着微微的小雨,人还特别的多,人挤着人。一天下来马思唯只觉得无比失望,多年来念念不忘的场景就是这么个玩意。




    马思唯坐在景区的亭子里,靠着柱子看着细雨滴到莲花池泛起一圈圈波纹。旁边坐着一对情侣,正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窃笑。雨滴就好像落在了他空洞的心里,砸出一个又一个水花,安静的能听到水滴。




    后来马思唯才明白,他其实在乎的并不是去故宫,只是在那个人一次次越来越夸张的描述中,他的想法不经意间也影响到了自己,让他的梦想也变成了自己的梦想。而一直以来那个的想法最开始的雏形,只是在那个昏黄的灯光下,他看着那个人喋喋不休的样子喝着热咖啡懒洋洋的想着,只要是他们两个,一起随便去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




    现在马思唯终于到了他想去的地方,外面人潮挤挤,而他身边却空无一人。




(6)




   




    他们去重庆演出,海报贴的到处都是。上台前他们在后台边抽烟边吹牛逼。有一瞬间马思唯仿佛在街对面看到了周延和一个绿头发的小青年站在一起,不过马上就当是错觉,也没跟别人说,转头就忘记了。




    












    




   


评论
热度 ( 64 )
  1. 洛克蟹Parousia 转载了此文字
    存个档

© 洛克蟹 | Powered by LOFTER